参加演出的全是淮剧团“淮四班”的青年演员-缙云新闻
点击关闭

演出戏曲-参加演出的全是淮剧团“淮四班”的青年演员-缙云新闻

  • 时间:

智障女孩再遭性侵

舞台上、排練場上,他們為了淮劇藝術的傳承奉獻青春。在舞台下,他們也沒閑着。為了吸引更多的年輕人關注淮劇,他們各自發揮專長,為淮劇藝術的弘揚和發展盡自己的一份力。

工青衣、刀馬旦的錢薇在《大登殿》種飾演代戰公主,要求她不僅要穿旗鞋還要戴旗頭,而且還要表現出代戰公主英姿颯爽的樣子。旗鞋花盆底,走路特別難,旗頭又很重,戴上后脖子不能隨便動。「一招一式,怎麼走路,怎麼下蹲都很有講究,而且你還得做的行雲流水,不能讓觀眾看着生澀卡頓。」於是,熟記老師指導,揣摩每一個動作,一遍遍磨,一遍遍練,直到練到滿意為止。

顧芯瑜在演出之外,還經營了自己的個人vlog,戲曲也成了她分享的日常。這兩天,她最新上傳了一段戲曲主題的vlog,拍的是她在《楊門女將》的排練中如何扎大靠,穿上威風凜凜的戲服,這樣的台前幕後充滿新鮮感,收穫了不少點贊。

「以演代訓」的「學館制」,讓這批95后「淮四班」迅速成長,無論是在表演、唱功、人物塑造上都有長足的進步。

而且,「學館制」保留了「淮四班」的整體性,把30位演員的精氣神凝結在一起。年齡相當的生旦搭配、行當齊整共排大戲,所有孩子都得到鍛煉機會。不僅如此,近些年,淮劇團通過組織大戲演出、"周周演"、"月月演"等折子戲演出,為青年演員搭建成才平台,從而更好地學習、傳承、推廣淮劇。

《皇后與瘋女》劇照今年22歲的顧芯瑜工青衣花旦,她深切感嘆上海淮劇團的「學館制」不僅讓自己學到更多傳統戲的精髓,更獲得了許多登台表演甚至挑大樑的機會。她曾在人文新淮劇《紙間留仙》中飾演清風,在《精衛》一劇中飾演化作神鳥銜石填海的炎帝神農氏的小女兒女娃,在全本大戲《白蛇傳》中扮演白素貞,和自己的小夥伴們,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高質量演出。這一次折子戲專場中,她也有多部主演。

「淮四班」青年演員於2008年進入上海戲劇學院附屬戲曲學校學習,2013年畢業進入上海淮劇團工作。然而,戲校的學習雖然為孩子們打下了紮實的基本功,但要真正成為一名演員則還有一段長路要走。「學館制」成了他們最好的再深造課堂。由淮劇名家親自示範,逐字逐句糾正,手把手教學,並特邀京昆名家傳授青年演員京昆經典折子戲,進行身段指導、程式規範、聲腔訓練等一系列教學,讓青年演員在潛移默化中活態傳承名家衣缽。

《陰陽河》劇照戲是好戲,演員也很值得期待。參加演出的全是淮劇團「淮四班」的青年演員,他們青春靚麗、活力十足,舞台經驗也很豐富,歷經戲校、「學館」的十年打磨,他們曾出演全本《白蛇傳》、青春版《王寶釧》等大戲,而且在戲中挑大樑,對於即將上演的四台折子戲,也是信心滿滿。

《陰陽河》中,花旦李宣所飾演的李桂蓮有一對「三寸金蓮」,要演好這個人物要用到京劇里的「蹺功」,把腳裹起來,裝小腳。普通人裹腳后連站都站不穩,但李宣不但要會站,會走,還要表演。為練好「蹺功」,每天到了排戲時間,都會把腳裹起來,光是練站立、站穩,就練了兩節課。排練結束后,李宣的腳都是充血的,成了紫紅色,酸痛難忍。然而,這個堅強的小姑娘說,「必須要練好,因為每一個上台的機會都很珍貴,要表現出自己最好的一面。」

《投軍別窯》劇照幾年的「學館制」也讓小生王俊傑在表演上有了許多心得和體會,「一個真正的演員,要深入人物的內心去表演。學館制雖然依然會有老師來指導,但自己也要下功夫,不僅要在身段、唱腔等方面下功夫,還要去用心揣摩人物。」比如在《投軍別窯》中,王俊傑飾演的薛平貴和李宣飾演的王寶釧在分別時候的一段戲,「如何既貼近生活,又不脫離表演規範?這就需要演員去揣摩人物,拿捏分寸。」

「現在還有很多人還認為戲曲是老年人的『專屬』,很希望通過我們的努力去改變這種刻板印象,讓更多年輕人走近淮劇,愛上淮劇。」年輕演員們堅定自信地說。

「為了準備折子戲,團里請了京昆名家來傳授,教我們身段動作、程式規範,我們的唱腔則由淮劇名家逐字逐句糾正,手把手教學,在舞台上,我們給大家不僅是淮劇傳統折子戲,還將展示京淮不分家的魅力。」

有前輩演出可觀摩借鑒,有名師隨旁指導答疑解惑,還有共同學習早有默契的同學依傍,「淮四班」演員們學起戲來勁頭也是特別足。除了集體練功時間之外,他們會一撥接着一撥使用排練廳排戲,就像候場一樣候着排練廳的空閑時段。哪怕下午4點后大樓統一關空調,大家也毫不介意,周末更是成了大家練私功的黃金時段。

《大登殿》劇照記者王永娟7月12日報道:暑期又有好戲看!7月27日、28日下午及晚上,在蘭心大戲院,上海淮劇團將攜手上海戲曲廣播《星期戲曲廣播會》開展四場折子戲專題演出:《伍家坡》《大登殿》《陰陽河》《皇后與瘋女》《失子驚瘋》等等。

今日关键词:威尼斯紧急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