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和传统的银行的模式不会成为下一个金融科技模式-好人好事新闻
点击关闭

公司方式-现代和传统的银行的模式不会成为下一个金融科技模式-好人好事新闻

  • 时间:

联合国发蝗灾警告

Greco認為,商業模式的轉變對於應對氣候風險至關重要,而所需的轉變速度也非常重要。根據Greco的說法,價格是關鍵問題,它可以使保險業變得更加可用,以支持與氣候相關的轉變,而這正是使世界變得更加可持續發展所必需的。

當地時間1月21日上午,在2020冬季達沃斯論壇「重塑金融和貨幣體系未來」的分論壇上,與會嘉賓探討了數字變革對金融行業的影響。

Greco表示,之前保險公司的留存率很高,而且幾個世紀以來,這個行業都有一定的粘性,客戶進出保險公司的成本很高。然而,隨着數字革命到來,客戶可選擇的越來越多,客戶粘性急劇下降。這對我們業務的傳統可持續性構成了巨大威脅。

加密貨幣區塊鏈自誕生就希望重塑金融和貨幣體系。過去一年,區塊鏈已經對金融和貨幣體系帶來實質性影響,一些區塊鏈系統繞開了SWIFT進行跨境的轉賬支付。摩根大通的區塊鏈系統連接了全球300多家金融機構,臉書推出的Libra項目則要實現全球最大用戶量的沒有銀行的點對點交易。

金融科技的新貴在銀行和支付領域逐漸佔據了市場份額。例如,截至去年十月,德國炙手可熱的網上銀行初創公司N26在法國的客戶數量突破了100萬,超過了滙豐銀行在法國的客戶。與此同時,傳統銀行一直在與時俱進,儘管技術創新的速度不同。

「銀行要做的是要匹配最佳的生活體驗。我們的目標不是成為最好的銀行,而是我們提供的服務要與客戶的期望相匹配。我們不能走得太遠而導致我們將客戶拋在後面。」

全球最大的原生區塊鏈公司Circle的CEO Jeremy Allaire,是一位對區塊鏈重塑金融關係的激進者,值得注意的是,他還是孫宇晨去年拍下巴菲特午餐后,邀請赴宴的嘉賓之一。在達沃斯論壇的這場專題討論中,Jeremy Allaire強調了加密貨幣和更廣泛的金融體系面臨的最大問題。

Corbat強調,所有類型的銀行業務都有發展空間,對於傳統銀行,他們可以採取三管齊下的方式來保持與數字化的相關性——購買新產品;與技術公司和顛覆者合作,引進發明創新;並提供自身優勢。

銀行從非接觸式卡到無網點銀行,過去十年左右,數字變革使銀行管理資金的方式發生了根本變化。

「我經常談論我的家人,想想我94歲的父親每天都在午餐時忘記他的銀行卡密碼,而我的孩子們從不去銀行,我和妻子就處於中間位置。銀行不能在任何一種方式上走得太遠。」Corbat說。

但是花旗集團首席執行官邁克爾·科巴特(Michael Corbat)在論壇上指出,現代和傳統的銀行的模式不會成為下一個金融科技模式,與此同時也不是所有傳統的管理資金途徑都會消失。

金刻羽表示,「金融危機已經過去十年了,未來我們還會迎接新的危機,上一次危機和我們當時宏觀環境的問題是我們缺少國家間的協調。在當今數字化變革以及相互連接的世界里,我們應該怎樣做是值得思考的。」

他還指出,現在保險公司提供的服務超出了保險範圍,目的是通過增加額外價值來留住客戶。

保險儘管數字變革讓保險業開啟了新時代,但也為該行業帶來了一些負面影響,這意味着該行業從業者不得不重新思考整個模式。

「銀行面臨的挑戰是,我們只能按照客戶想讓我們發展的速度而行動。」

蘇黎世保險集團集團首席執行官Mario Greco認為「數字變革徹底改變了保險業,與此同時這也是客戶驅動的」。

「目前發達國家中的零利率,加劇了金融不穩定,這將持續很長時間,並且長期需求不足。許多新興市場國家,沒有包括在國際貨幣體系中,舉個例子,上次金融危機中,美聯儲與六個發達經濟體建立了中央互換額度,但是新興市場卻沒有。這是一個需要填補的巨大缺口,像中國、印度、巴西這樣的國家,他們沒有包括在國際金融體系中。所以當我們談論數字服務、數字革命時,我們需要考慮金融穩定、各國之間的協調與交流,在當下的環境中,這點看起來並不是很好。」金刻羽說。

數字變革正在改變貨幣、銀行以及保險業的未來。

他強調了年齡差異如何「徹底改變了我們的互動方式」,並借用他家人的故事來強調銀行需要如何服務於各類人群。

原標題:直擊達沃斯 | 數字變革已將金融系統推向拐點?貨幣、銀行、保險和金融穩定怎麼辦?達沃斯上的牛人這麼說

她認為,在新興市場中,數字服務還沒有達到變革或者說顛覆的程度,中國是發展中國家在fintech方面擁有一些領先技術非常典型的例子之一。很明顯,這個系統幫助了農村地區,幫助了小企業主。數字服務其實帶來了社會變化,使人們連接在一起,這也體現了金融包容性。

金融穩定在這場分論壇中,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經濟學教授,同時也是亞投行首任行長金立群的女兒金刻羽也發表了她對於數字革命的看法。

「金融系統不同於通信系統,存在真實的身份和風險問題,但我們必須重新審視這些問題的解決方式——現在是生硬的強制執行機制,最終與國家主權和它們的監管機制捆綁在一起。我們必須尋找在運用區塊鏈和數字貨幣遇到身份風險時的全球方案和技術驅動方法。」Allaire說。

「如果要將科技、數字化對金融服務業的挑戰比作一道拱門,那麼之前可以說挑戰還處於拱門的很前端,例如機構僅僅是換上了一個新的用戶界面,但目前挑戰已經來到拱門的最頂點,拐點已至——隨着區塊鏈、數字資產、穩定幣的崛起,目前數字化已影響到了金融系統的核心——貨幣發行、流通、使用等。」

今日关键词:詹姆斯谈关键跳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