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宏斌预计可以使经济下滑速度放缓-大朗新闻
点击关闭

经济一个-屈宏斌预计可以使经济下滑速度放缓-大朗新闻

  • 时间:

金在中引众怒

「這些政策有可能作為經濟托底,使得經濟不要下滑得那麼快,但是客觀來講,我認為這些政策不足以使經濟出現一個拐點,預計經濟還會延續緩慢、放緩的這種趨勢。」屈宏斌說。

從中國宏觀政策來說,屈宏斌認為,2020年貨幣財政政策繼續維持溫和寬鬆。

「我們覺得應該趁着去年減稅降費取得的一些積極的成果,可以在這上面再繼續挖掘空間,使得企業真正感覺到獲得感、提升企業的信心。」屈宏斌表示。

二是,減稅降費方面實際上還有空間,也應該再次實施一次大幅度的減稅降費,激發企業活力,提振企業信心。

就外部而言,全球主要經濟體(也是中國主要的出口市場)——美國、歐洲、日本,這些發達國家市場增長仍將持續放緩。

財政政策方面,屈宏斌認為,還有空間可以繼續執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

屈宏斌預計,除元旦第一次全面降准外,2020年可能還有1~2次的全面降准,LPR預計全年累計將下降20~25個基點;財政政策方面,地方政府專項債的發行額度將增加,再實施一次大幅度的減稅降費也還有空間。

「當然,大家都說內需還有其他的原因,比如說我們在環保和去槓桿執行過程當中出現了簡單粗暴」一刀切「、用力過猛或者是姿勢不對,誤傷了一些民營企業以及一些實體企業,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增長。」屈宏斌稱。

屈宏斌認為,雖然減稅以後,2019年財政收入增速降至GDP增速之下,但是減稅降費的空間主要來自於多年來累積的大量財政存量資金,這部分存量資金有待盤活。

他認為,這些壓力在2020年仍然存在,這是一個客觀的因素。「當然如果說沒有政策面的這種托底的話,我們的經濟也會繼續下滑,現在下滑程度不僅僅是6%,可能下滑接近5%左右,但是我覺得我們有政策,政策會托底。」

展望2020年,屈宏斌認為,基於外部出口存在的壓力,以及內部投資、消費出現放緩的趨勢,預計2020年中國經濟仍將面臨一些下行的壓力。

內部來看,去年下半年,國內消費和投資也出現了放緩下滑的趨勢,這個趨勢來自多方面:

「總體來講,從外需來講,實際上我們出口仍然是看不到拐點。」屈宏斌總結稱。

銀行業的併購整合是趨勢2019年,關於地方金融風險,尤其是地方中小銀行風險處置的討論顯著多於往年。

原標題:滙豐大中華區屈宏斌:經濟仍有下行壓力,政策將溫和寬鬆,銀行業併購整合是趨勢

滙豐預計,美國的經濟增速將從2019年的2.3%降至1.7%,歐洲的增速預計從1.2%降至0.7%,日本的增速預計從0.9%降至0.3%。此外,對於亞洲周邊國家,滙豐基本維持和2019年相比比較平的,也不會出現反彈的預測。

屈宏斌同時強調,行業併購整合的過程要堅持市場化方向。「一方面,參与方都有整合的意願,效果會更好;另一方面,通過整合加強公司治理結構,使中小銀行風險防範能力更強,而不是更弱。」

2020年仍將面臨經濟下行壓力

對於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屈宏斌認為,地方政府基於建設性支出而舉債並不可怕,主要的風險點在於不透明的舉債方式。「地方借債本身是必然的,不一定必然有風險。」

在這個背景下,滙豐預計,人民幣匯率會在一個區間內雙向波動。「這個區間我個人認為是在6.8-7.15之間,並隨着市場的變化、資金的流出、中美貿易節奏出現一些變化。」

另一方面,民間投資、尤其是製造業投資2019年是非常低的,這都是受到信心的影響,所以內需的方面也有放緩。

不過他認為,在操作過程中二者需要協調。「有的時候就後門關得比較快,但前門又開得羞羞答答,就是擠牙膏式比較吝嗇,地方政府就很難受了。」

「所以經濟還會延續緩慢、放緩的這種趨勢,有一些個別季度會到6%以下,全年增速可能在6%左右,也可能到5.8%這樣的水平。」屈宏斌表示。

他認為,整合和合併肯定是一個趨勢,會被分拆或者是併購也好,經過這一輪調整之後,銀行防範風險能力會進一步加強,不同層次銀行之間的分工和市場定位也就更加清晰了。

屈宏斌也認為,總體信貸增長不會出現明顯的反彈,但是結構上會有所調整。「譬如針對中小民營企業的貸款會維持一個比較高的增速,對於一些槓桿率、負債率比較高的,比如說房地產、國有企業等融資會收緊。」

日前,滙豐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屈宏斌在接受券商中國記者採訪時表示,隨着經濟增速放緩,一些中小銀行的風險資產有所暴露,勢必將出現一些併購和整合,但這個過程中要堅持市場化方向。

「企業不投資了,說明這個企業將放緩擴產、擴招人員, PMI的就業分項指數過去一直維持在收縮區間也說明這個問題,所以說這個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工資的增長,影響了就業增加,一定程度上也對消費有所影響。」屈宏斌說。

在屈宏斌看來,隨着經濟增速放緩,這實際上是一個水落石出的過程。「前期經濟快速增長過程中,一些中小銀行低質量的風控能力在經濟增長放緩的時候有所暴露。」

展望2020年,屈宏斌認為,中國經濟仍將面臨一些下行的壓力,這種下行壓力既來自內部也來自外部。

在他看來,解決地方政府債務風險一個最好的辦法就是「透明化」——堅持開前門、關後門、關斜門,即收緊各類不透明的舉債方式,整體債務正規化。

貨幣財政政策預計維持溫和寬鬆

「既然出現這個問題,有一些就需要自救,有一些需要別人幫忙,就出現一些併購和整合,這是自然周期都會看到的情況,未必是壞事,通過這些整合可以化解一些風險。」屈宏斌說。

而房地產市場在面臨經濟下行的壓力下趨於穩定的可能性比較大。「政府不會放鬆去槓桿,既不會用刺激房地產來刺激經濟,但是也不會允許或者是承受房地產一個大幅度的下調。」屈宏斌表示。

有這些政策為經濟托底,屈宏斌預計可以使經濟下滑速度放緩,但他也認為,客觀上說,這些政策不足以使經濟出現拐點。

「我們期待通過專項債的發行,今年基建的投資可能會從3%-4%上升到6%-8%的水平,是去年增速的一倍,但是相對於過去以往的15%-20%的相對來說還是比較溫和的增速。」屈宏斌預計。

一方面是出口不好,尤其是去年中美貿易摩擦的不確定性,影響了實體企業的信心和預期,所以投資得更加謹慎。

一是,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發行額度,創造更有利的條件,支持地方政府進行傳統的基建、包括5G在內的新基建等投資,基建投資有望會出現比較溫和的回升。

他預計,除了元旦的全面降准之外,可能還有一到兩次的全面降准,LPR累計可能有20~25個基點的降息。「下一次降准我們預計可能會在二季度末,也就是年中左右。可能還會有最後一次降准,大約在三季度末到四季度初。」

今日关键词:意大利护士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