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购买招聘平台的套餐去获取应聘者的简历信息-山西旅游新闻
点击关闭

倒卖资源-如购买招聘平台的套餐去获取应聘者的简历信息-山西旅游新闻

  • 时间:

中秋节

「我手裡的簡歷資源是實時更新的,求職者發佈簡歷2-4小時左右我就能拿到信息。100條起每條1.5元,200條起每條1.2元,超4000條每條1元。」王強說。

不過,溫鵬則稱,二手簡歷資源的轉化率也挺高的,逐個打電話,一小時能轉化5、6個粉絲,成功與否主要看話術是否吸引人。

彭軍則稱,他手中的簡歷資源大部分被拿去做卡發短訊。他也做卡發業務,給這些求職者發送短訊,可以加名字發送,效率很高。

近日,多名求職者向中新經緯反映,自己在招聘網站發佈兼職求職信息后,頻繁收到騷擾短訊、郵件,懷疑自己的簡歷信息被泄露。中新經緯調查后發現,求職者頻繁收到騷擾信息背後,存在一條完整的簡歷資源倒賣產業鏈。更有人利用這些信息,通過卡發系統向求職者群發短訊,以達到吸粉、營銷等目的。

「值得注意的是,第二種行為還涉嫌侵犯公司商業秘密。」趙佔領補充說。

02 你的簡歷是如何被泄露的?

智聯招聘方面對中新經緯回應稱,智聯招聘設有嚴密的數據庫網絡防火牆,安全及運維部門實施24小時監控。除了技術手段外,智聯招聘還設立了智聯招聘安全應急響應中心。此外,智聯招聘還會通過定期巡查等,配合公安機關依法打擊信息安全犯罪,保護用戶信息安全。

王強說,58同城簡歷是以文本的形式出售,每一條包含一位求職者的姓名、年齡、電話等信息,如果購買量大的話,每條1.2-1.5元。如果要購買智聯招聘上用戶的簡歷,則需要進入一個特殊的郵箱下載,每份需要2.5元。

▲QQ群查找中以「簡歷出售」為關鍵詞的檢索結果。

「有個別平台允許若干人同時登陸後台,時間成本很低。」上述人力資源專員坦言,這種方式如果被不法分子利用,很可能造成求職者簡歷信息泄露。該人士稱,她就曾經被陌生人加QQ后詢問是否有簡歷賣。

(文中王強、溫鵬、彭軍、郭江均為化名)

此外,據某公司人力資源專員介紹,目前,各大招聘網站均有付費下載簡歷的服務,即招聘企業可以通過向招聘平台付費(如購買套餐)的方式,獲取求職者的簡歷信息。

▲QQ群中賣家在發佈簡歷信息出售消息。

04 律師:倒賣求職信息已構成違法犯罪

還有知情人士表示,簡歷信息泄露也可能是招聘網站出現了「內鬼」。中新經緯在採訪過程中,就遇到一位自稱是某招聘平台內部員工郭江,他表示可以通過內部方式開通後台賬號,下載全國任意城市的求職人員簡歷。

什麼是卡發短訊?資料顯示,卡發短訊指的是虛擬網關短訊,這種短訊顯示的是服務器上的虛擬手機號碼,而且每次都不一樣。卡發短訊適合大量群發,適用於廣告宣傳、促銷等營銷方式。

01  「超4000條每條僅賣1元」

11日,就上述賣家所述信息的可靠性以及平台在保護用戶簡歷信息方面所採取的措施,中新經緯採訪了58同城、智聯招聘。

彭軍稱,他所在的工作室每天能收集到超過2萬條簡歷信息,但大部分不賣,均被用作短訊推廣、引流了,只有一部分沒開發過的簡歷才賣。

在QQ群查找中以「簡歷出售」為關鍵詞進行搜索,出現了「趕集58全國簡歷出售」「簡歷出售交流群」「全國簡歷出售回收」等多個疑似簡歷倒賣群。中新經緯隨機添加了幾位賣家。

此外,趙佔領解釋稱,第三種行為本身不構成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但如果在後續環節中存在倒賣等行為,或將這些個人信息用於推廣網絡賭博、售假等用途,亦構成違法犯罪。

另一位賣家溫鵬透露,他所在的工作室也可以出售58同城的兼職簡歷,不過只能提供二手的信息,5毛錢一條。此外,他還可以提供智聯招聘的簡歷信息,包括姓名、性別和手機號,均為二手信息,每條8毛錢,也是文本形式。

趙佔領指出,前兩種行為均屬於非法獲取、倒賣公民個人信息行為,已構成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根據《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規定,違反國家有關規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個人信息,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賣家王強稱,他手裡有58同城和智聯招聘的求職簡歷信息可以出售,但兩個平台提供的均是兼職崗位簡歷信息。

王強所說的粉絲轉化率是指簡歷中求職者能通過QQ或微信申請的比例。「我手裡也有二手簡歷資源,3毛錢一條,但是轉化率極低。你給這些人打電話不容易接通,或者直接掛斷,甚至會被罵。」王強說。

王強還談到了簡歷資源粉絲轉化率的問題。「現在黑市上賣的都是兼職崗位簡歷,全職崗位的應聘簡歷基本沒人要。這是因為兼職崗位求職者的轉化率高,他們一般不會拒絕來電或好友申請。」王強說。

03 被倒賣的簡歷去哪了?到底是什麼人在購買簡歷信息?購買這些簡歷信息有什麼用呢?

當被問及如何獲取的這些簡歷信息時,一位賣家彭軍表示,獲取這些信息用的是「提取器」,即「用自己的郵箱登入,就可以提了」,而招聘網站根本無法干預。至於更多細節,彭軍表示不方便透露,但可以保證這些信息的真實性。

設想一下下面的場景:你剛在招聘平台更新了求職簡歷,沒過多久,就收到了一條帶有你名字的短訊,告訴你某崗位特別適合你,並留下了聯繫方式。你滿心歡喜地添加對方,卻發現對方是一個網絡博彩平台,或者是賣高仿包的小商家……

「我的客戶走的都是套餐價,原價是5880元,走量的價格是3400元。3400元可下載2100份24小時以內更新的簡歷,超過24小時的能下載2625份。普通下載一份簡歷要4.2元左右,走套餐的話差不多1.6元一份。」郭江說。

郭江透露,他的客戶並不是真正有招聘需求的企業,而是一些經營網賺或者刷信譽的公司,還有賣A貨的(商家),而這些客戶需要的幾乎都是兼職簡歷資源。

每條僅賣1元 誰在倒賣你的求職簡歷?

58同城一名工作人員對中新經緯表示:「我這邊需要相應的證明,才能回應。我們要證明這是從我們平台被倒賣的信息,否則不能對方標註是我們的來源,就認定是我們的來源。」

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律師趙佔領在接受中新經緯採訪時表示,招聘網站的信息泄露一般存在三種可能:一是不法分子通過技術手段抓取平台上的數據;二是招聘平台內部員工和外部串通;三是企業通過註冊會員、付費的方式,如購買招聘平台的套餐去獲取應聘者的簡歷信息。

「我不關心他們拿這些簡歷幹什麼,我只負責開戶出來。我給客戶開戶之前,客戶必須提供真實的信息,因為北京總部會審核。但客戶拿這些簡歷去幹什麼,我們怎麼能監控得了?」郭江說。

今日关键词:娄艺潇新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