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机构信贷-市场利率下降的幅度远大于贷款实际利率的降幅-昌平新闻网

  • 时间:

高圆圆产后首晒照

民生銀行首席宏觀研究員溫彬認為,上半年M2、社融及信貸等金融數據整體平穩,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隨着美聯儲降息預期愈強,我國貨幣政策調控靈活度將進一步增加,預計央行一方面會繼續使用數量型貨幣政策,通過加大公開市場操作力度、定向降准等保持金融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另一方面,有望再次啟用價格型貨幣政策,即通過調降OMO、MLF、TMLF等政策利率的方式降息,同時逐漸建立從政策利率向市場利率傳導的有效機制,有效引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下行。

相比居民部門對新增貸款的貢獻度,企業部門新增貸款(尤其是新增中長期貸款)的疲軟,仍在反映着實體經濟有效融資需求的不足。6月企業部門中長期信貸同比小幅減少248億元,當月新增規模僅有3753億元,顯示出企業部門信用擴張動力略顯乏力。

每月例行公布的金融數據中,最受關注的,還是新增貸款的結構分佈,這也被不少分析人士當作窺測實體經濟融資需求的風向標。

央行當天召開2019年上半年金融統計數據新聞發佈會。會上,央行辦公廳主任周學東、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峰、調查統計司司長阮健弘、金融市場司副司長鄒瀾對於是否降息、包商銀行被接管、M2增速、債券結構性發行等問題進行了回應。

明明認為,非標融資邊際再度收緊,監管力度仍然維持,後續增長預計仍維持負區間;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增速大增,地方債務政策利好凸顯財政擴張對後續融資需求的關鍵性;從後續貨幣政策的角度說,央行目前政策行動受到多重因素的影響,總體呈現出一種偏中性觀望的態度,不應過度預期整體級別的大幅寬鬆。

美聯儲降息央行跟不跟?堅持「以我為主」

「總體看,在相關部門的共同努力下,商業銀行流動性總體充裕。截至6月末,金融機構超儲率2%,比上年同期高0.2個百分點;貨幣乘數6.14,處於歷史同期較高水平。M1增速有所回升,這反映了市場主體對高流動性資產的配置需求有所恢復。」阮健弘稱。

一是市場利率水平,去年以來一直在下降。截至2019年6月末,DR007是2.56%,同比下降45個基點;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是3.23%,同比下降25個基點。

近期一些資管產品的「爆雷」,讓債券結構化發行風險備受市場關注。對此,鄒瀾表示,以結構化方式發行在整個債券市場裏面佔比是相當小的,因此風險也是總體可控的。

不過,儘管兩個重要利率一直在下降,但降幅並不匹配,市場利率下降的幅度遠大於貸款實際利率的降幅,究其原因是利率雙軌的存在,導致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不暢。因此,利率「兩軌並一軌」也就成為當前進一步降低貸款實際利率的改革「抓手」。

鄒瀾稱,債券發行和交易往往是涉及到相對數量比較少的機構之間的大宗的場外交易,所以交易的方式也會相對要靈活一些。具體到結構化發行所涉及到的包括一級市場、二級市場,這個機構數量就相對更少了。

債券結構化發行佔比相當小,風險總體可控

一是銀行貸款總體保持較快增長,6月末增速13%,雖然比上月末有所回落,但比上年同期高0.3%個百分點,仍然保持在較高水平;

包商銀行對中小金融機構直接影響不大

孫國峰指出,我國有兩個重要利率,利率水平一直在下降:

三方面因素致M2增速企穩6月末,M2同比增長8.5%,這一水平連續保持了3個月,比上年同期高0.5個百分點。與此同時,狹義貨幣(M1)同比增長4.4%,比上月末高1個百分點,增速持續回升。有分析認為,M1、M2剪刀差不斷收窄,反映企業現金流穩步改善,融資難問題正在得到邊際緩解。

全球央行正逐步走進降息周期,美聯儲近期釋放的強烈降息信號,讓市場再度強化7月美聯儲會開啟降息的預期。反觀中國,央行究竟是否會跟隨美聯儲的步伐,通過下調政策利率等方式實現降息,成為近期市場關注的焦點。

「所以有些機構短期出現了一些流動性的困難,但經過6月、7月的觀察,市場已經有一個調整和適應,中小金融機構的融資狀況最近開始有明顯的好轉。」周學東說,儘管受到了接管包商銀行的影響,但是對中小金融機構來說,直接影響並不大,而且現在隨着市場的調整和適應,已基本上恢復到了合理的水平。

展望下一步的貨幣政策,孫國峰強調,將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密切監測國內外經濟金融形勢的變化,在統籌平衡好內外均衡的前提下,要堅持以我為主的原則,重點要根據中國的經濟增長、價格形勢變化及時進行預調微調,綜合利用多種貨幣政策組合工具,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和市場利率水平合理穩定,同時推動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等措施,疏通貨幣政策向貸款利率的傳導,促進降低企業融資實際利率。

在6月新增貸款的細項中,居民部門依舊擔當主力,受部分城市樓市回暖影響,今年以來,以住房按揭貸款為主的居民部門新增中長期貸款一直較為「堅挺」,6月新增規模同比增加超220億元,居民部門加槓桿的趨勢仍在延續。

7月12日人民銀行公布的最新信貸社融數據顯示,6月新增人民幣貸款1.66萬億元,同比少增1758億元;社會融資規模增量2.26萬億元,同比多增7723億元。當月廣義貨幣(M2)增速與上月持平達8.5%。總體看,6月主要數據指標符合市場此前預期,並無太多超預期的表現,顯得有些波瀾不驚。

  有效融资需求仍待提振

「所以從這個意義上,每一單的結構化發行有一些風險,但是化解起來相對也要容易一些,或者是影響的範圍相對會比較小一些。」鄒瀾稱,從回購的違約發生了之後,市場成員之間,包括我們和相關的監管部門,包括市場的基礎設施也跟蹤做了一些協調工作,目前這些違約情況也都在平緩的化解過程中。

二是貸款實際利率,2019年5月企業貸款平均利率5.34%,同比下降17個基點,尤其是小微企業貸款利率明顯降低。

鄒瀾還表示,債券結構化發行的事情也在提醒市場各參与方,債券一級市場、二級市場是聯動的,通過這一次的個案分析和協商處理,也反映出來有一些發行方面包括承銷機制、信用評級、回購質押擔保品管理、交易對手方相互之間信息透明度等方面暴露出一些問題,這也為我們下一步和市場成員一起,不斷推動完善市場機制提出了新要求,這個過程能夠逐步推動市場不斷完善。

非標融資的變動,可能算是6月信貸社融數據中少有的超出市場預期的部分。當月委託貸款、信託貸款和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三項加在一起的非標融資,並未延續此前幾個月降幅收斂的態勢,相反降幅環比有所擴大,再疊加近期銀保監會加強房地產信託業務調控,以及發改委發文嚴控房企海外發債用途,房企融資環境趨嚴的最新政策取向已是板上釘釘,市場因此預計這會影響後續的非標融資,負增長預計仍會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持續。

儘管6月企業部門中長期貸款仍顯乏力,但好的跡象是,6月企業部門中長期貸款較4月、5月有明顯提升,這或許意味着企業中長期融資需求進入回升通道。

三是商業銀行以股權投資的方式對非銀行金融機構融出資金規模降幅有所收窄,銀行表外資金大幅下降的狀況明顯有所緩和,表內外資金關係以及表外融資變化趨於穩定,銀行派生貨幣能力明顯增強。

新增人民幣信貸9.67萬億元,同比多增6440億元;社融增量累計13.23萬億元,同比多增3.18萬億元。隨着上半年信貸社融數據的出爐,市場也開始更關注下半年貨幣政策取向。

孫國峰指出,貸款的基準利率和市場利率並存,對市場化的利率調控和傳導機制會形成一定的阻礙,不利於市場利率向信貸利率的傳導。所以下一步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的關鍵點是推進貸款利率進一步市場化。貸款市場報價利率(即貸款基礎利率,LPR)市場化程度更高,隨着推動銀行更多的運用市場報價利率作為貸款報價的參考,有利於疏通貨幣政策向貸款利率的傳導,促進降低貸款的實際利率。

包商銀行被接管后,央行一直較為及時地公開披露最新進展。周學東本次也透露,目前包商銀行被接管后已經進入到第二個階段,進行清產核資,清產核資之後可能要進行重組,「未來不管怎麼重組,它也可能會換一個名字不叫包商銀行,但是這家銀行肯定會存在,所以不管是在接管期間還是在未來,包商銀行開展的業務還是會延續下去」。

不過,分細項看,一些結構性數據的細節仍值得分析。如6月企業部門新增中長期貸款雖仍顯乏力,但相較4、5月份環比有明顯提升;非標融資並未延續此前幾個月降幅收斂的態勢,相反降幅環比有所擴大,有分析稱表外融資監管邊際重新趨嚴;地方政府專項債大幅放量,三季度仍有望成為社融增量的重要支撐等。

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稱,企業部門中長期信貸同比小幅減少248億元,企業中長期投資需求仍顯低迷。內需持續性低迷預計導致企業後續中長期融資需求下滑,在經濟探底期和外貿環境觀望期疊加的環境中,對未來企業中長期信貸不宜過於樂觀。

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阮健弘認為,今年以來,央行會同有關金融管理部門,推動銀行發行永續債,多渠道補充資本金,穩定監管預期,增強商業銀行的資金運用能力,推動了M2增速企穩。具體來說,M2增速的企穩主要受以下三方面影響:

孫國峰今天針對是否會降息的問題作出了回應,不過內容一以貫之,與此前他多次提及的內容並無太大變化。

二是銀行債券投資增速較快,6月末同比增長18.8%,比上年同期高4.6個百分點,處於歷史較高水平,較好支持了地方政府專項債和企業債的發行;

針對包商銀行被接管后對中小金融機構的市場衝擊,周學東認為,接管包商銀行是法制化、市場化行為,特別是對大額債權人的先期保障不是100%,也就是打破了以往的剛性兌付。從5月24日接管包商銀行之後,金融市場逐步認識到過去在金融體系當中,特別是在銀行體系當中存在的同業業務剛性兌付問題是必須要打破的。但是,剛性兌付打破之後,過去中小金融機構開展同業業務中一些比較激進的、忽視交易對手和金融產品風險識別和風險溢價的一些做法就難以持續需要糾正,這是市場的一種糾偏行為。

今日关键词:中国堵城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