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获批的《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提出-旅游资讯网站
点击关闭

重庆发展-2016年获批的《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提出-旅游资讯网站

  • 时间:

普京回应禁赛

雖然經濟區叫「成渝」經濟區,但當時重慶已有滿滿的崛起之心。實際上,隨着重慶政治經濟地位的提升,其對舊秩序、舊格局的衝擊挑戰已在更為廣泛的領域展開,並且激烈地進行着。

以鐵路建設為例,1970年7月1日,成昆鐵路全線竣工運營,在成都形成了寶成、成渝、成昆鐵路的交會。雖然在這一期間,重慶修建襄渝鐵路、川黔鐵路,但是重慶的地位不如成都。成都是鐵路「五縱三橫」的樞紐,而重慶不是。顯然,直轄后的重慶必然會針對以成都為中心的鐵路格局發起衝擊。

相類似的還有通信樞紐的地位。原來國家級互聯網骨幹直聯點有三個層次,重慶在最底層,成都在第二層。2013年,工業和信息化部在北京、上海、廣州三個骨幹直聯點外,增設成都、武漢、西安、瀋陽、南京、重慶和鄭州七個新的骨幹直聯點。這使得重慶從最底層一躍而至核心層,提升了其在西部互聯網樞紐的地位。

2016年獲批的《成渝城市群發展規劃》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成經濟充滿活力、生活品質優良、生態環境優美的國家級城市群;到2030年,實現由國家級城市群向世界級城市群的歷史性跨越。

破局1997年,因三峽建設,中央以原重慶市、涪陵市、萬州市和黔江地區設立了重慶直轄市。這帶來了經濟格局的巨大變化。四川最為重要的工業基地被分割出去,並且形成了一個挑戰自己利益格局的競爭對手。

以1997年為例,四川GDP為3335.78億元(不含重慶、涪陵、萬州和黔江),而重慶為1509.75億元。也就是說原四川近三分之一的GDP被分割出去,其中汽車工業幾乎全部被劃了出去,多年來圍繞發展的航運港口也將不再。

國家發改委今年4月發佈的《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中,單獨列出「研究提出支持成渝城市群高質量發展的政策舉措,培育形成新的重要增長極」。這意味着,成渝城市群未來可能將成為繼京津冀、長三角和粵港澳大灣區之後新的國家戰略,而且雙方已經明確,合力爭取將成渝城市群上升為國家戰略。

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陳耀表示,我國東、中、西、東北等地的協調發展已經歷較長時期,形成了較為完整的政策體系,並取得成效。而作為未來國家間競爭的主體和新型城鎮化主體形態的城市群,還面臨許多難題,諸如各自為政、以鄰為壑、重複建設、過度集聚等。這些都是城市群內部各城市主體之間、大城市與中小城市之間缺乏協同效應、一體化程度低的表現和結果。

共同利益20多年裡,川渝兩地之間的競爭一度成為最熱的話題,也給雙方帶來不利影響。其中,從2003年開始醞釀的成渝經濟區規劃,遲至2011年才獲批,落後于很多後起的經濟區,可以說是「起了大早,趕了晚集」。

不僅如此,作為西部經濟和人口第一的大省,四川在西部尤其是西南地區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也因此在西南地區形成了很多領域以成都為中心的格局,許多大區機構駐地成都。但是,重慶直轄之後,其政治地位大幅提升,必然會打破原有格局。

川渝自1997年分家以來,20多年裡,兩地既有激烈的區域競爭,又夾雜着割不斷的情感。如今在區域經濟發展新態勢下,川渝之間的共同利益不斷增加,在上述互訪和協議的基礎上,兩地合作升溫,新型關係正在構建中。

近日,重慶市黨政代表團赴四川省學習考察,雙方簽署了一系列合作協議。這是四川黨政代表團2018年赴重慶學習考察之後的回訪。雙方簽署的協議都是實實在在的項目,並確定了推進計劃表。

因此,對於上述考察,根據四川省發改委的解讀,就是要聚焦一個核心:推進成渝城市群一體化發展,培育國家級城市群。

西南財經大學西財智庫首席研究員湯繼強表示,國際經驗表明,未來城市之間的競爭絕非「單打獨鬥」,而是表現為城市群之間的競合。成渝城市群應以產業協同為抓手,以資源共享為橋樑,以體制機制協同為保障,從競爭走向競合。

川渝之爭往往表現為成渝之爭,成渝之爭的本質是川渝之爭。重慶直轄之後,四川大力支持成都發展。2003年,四川省社會科學院牽頭,聯合重慶社會科學院以及四川數十位專家,中標國家發改委「十一五」規劃課題《共建繁榮成渝經濟區發展思路研究報告:面向未來的七點策略和行動計劃》。這個課題確立了之後成渝經濟區的命名。

其實,從中央到地方都已經意識到問題,並希望雙方加強合作,形成1+1>2的效應。而且,如今的區域經濟發展也已經從單一的城市競爭進入區域一體化、城市群抱團發展的新階段,雙方都迫切希望形成合力。

因此,最近幾年,京津冀協同發展、粵港澳大灣區、長三角一體化等重大區域發展戰略相繼被提出,城市群成為培育未來經濟增長的新引擎,以及國家競爭新優勢的重點發展地區。城市群協同發展也成為今後長時期內,我國區域發展戰略和區域政策新的取向。

事實上,從川渝之間的發展需要來看,重慶脫離輻射四川腹地是自廢武功,四川疏遠重慶則川中川東等地將利益受損。

從四川的立場來說,要保護自己已經具備的地位和利益;從重慶的立場來說,其城市定位和發展抱負,也絕不會甘心附庸四川之下。在發展進程中,雙方也要圍繞新格局獲取新優勢,力爭中央賦予地方的政治經濟利益的增量,以及各類要素資源的集聚。因此,區域競爭是必然的。

因此,川渝雙方亟須建立新型關係。區域競爭依然是重要的內容,但是可以避免零和思維,在求同存異的基礎上,謀求共同利益,共同做大市場,做大城市群,雙方從中受益。

今日关键词:四川男篮官宣换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