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秘密研发首款硬件产品智能手机已有7个月-药智新闻
点击关闭

产品硬件-字节跳动秘密研发首款硬件产品智能手机已有7个月-药智新闻

  • 时间:

陈坤倪妮聚会互动

捲土重來位元組跳動方面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在公司收購鎚子科技團隊前,鎚子內部就在規劃這款手機,手機項目更多是延續之前的規劃,滿足鎚子手機老用戶的需求。位元組跳動並未透露具體發佈日期,不過,7月28日晚間,堅果手機官微在回復網友提問時透露,新機將於今年發佈。

對此,產經觀察家丁少將認為,終端是天然入口,特別是智能手機這種「常伴終端」。信息流和短視頻產品目前看來是位元組跳動的「拳頭」產品,但不掌握入口,對於互聯網產品的提供者而言始終是存在隱憂的,最直觀來看,位元組跳動是要掌握入口,爭取更大的主動。

「另一方面,隨着IoT時代的開啟,位元組跳動也會想要涉及更多的終端品類,因為這可以將它的內容和服務能力更好地觸達用戶,智能手機幾乎已經是『生活必需品』,在嘗試階段是比較好的選擇。當然,涉足硬件也有希望給位元組跳動帶來新的增長點。」丁少將說。

關於細節,有報道稱,位元組跳動秘密研發首款硬件產品智能手機已有7個月,負責人是吳德周,是鎚子科技堅果手機前負責人,吳德周目前向今日頭條CEO陳林彙報,新產品將是位元組跳動發佈的首款智能硬件。

「有大的作為,對於堅果手機而言難度比較大,畢竟頭部品牌對於行業的掌控力已經很強。」在丁少將看來,資本加身只能保證堅果手機還能存活下去,想要翻身,堅果作為曾經的「小眾品牌」就需要獲得更廣泛用戶群的支持,雖然體量不是萬能的,但體量不足卻萬萬不能,這從一加近年來致力於發力國內市場就看得出來。

夾縫中突圍即便有位元組跳動的資金加持,歸來后的堅果手機想要突圍並不容易。首要的挑戰便是手機市場的頹勢。市場調研機構Canalys發佈的一組數據顯示,在2019年一季度,中國手機市場的總體銷量創近六年新低,前5家主流品牌的市場份額就佔據了近90%的市場,馬太效應顯著。

在物聯網時代到來之際,阿里巴巴、百度、京東等互聯網公司已經紛紛推出智能音箱作為入口,位元組跳動則反其道行之選擇了手機。單純從手機市場分析,堅果手機想要突破頭部廠商的控制權勢必不易,但若考慮到位元組跳動的產業布局,堅果手機很可能起到至關重要的樞紐作用。

今年以來,關於鎚子是否將繼續做手機的猜測從未停過。3月,曾有接近鎚子科技的內部人士透露,鎚子科技已經基本停止新手機的研發,目前團隊主要工作停留在維持系統和產品基本運維;4月,鎚子科技產品經理朱海舟則在微博上稱,今年還會有手機新品,但要等久一點。關於Smartisan OS被收購這件事,朱海舟也表態稱,重要的是看誰在做,原班人馬。

今年1月,位元組跳動官方證實收購鎚子科技部分專利使用權,探索教育領域相關業務,大量鎚子科技員工的合同轉到位元組跳動公司名下。4月,Smartisan OS官方微博認證信息也由鎚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轉變為北京大眼星空科技有限公司,而後者是由位元組跳動獨資的北京星雲創跡科技有限公司100%持股。

在近期舉行的6-7月CEO面對面會上,位元組跳動創始人、CEO張一鳴曾表示,如果沒有搜索場景的拓展和優質內容,今日頭條的增長空間可能只剩4000萬DAU。

電信分析師馬繼華則指出,互聯網公司業務拓展是一個大趨勢,包括阿里巴巴、百度、京東等都選擇了智能音箱作為硬件端的入口,5G時代軟硬件結合,只靠硬件或者只靠軟件是很難「獨領風騷」的。

堅果手機打算捲土重來。7月29日,北京商報記者從多種渠道獲悉,鎚子的手機項目還在延續,新機有望於今年推出。不過,堅果手機(原鎚子科技旗下手機品牌)將不再被打上羅永浩的標籤,而是成為新東家位元組跳動試水硬件的產物。

軟硬兼施位元組跳動想切入硬件領域已久。此前有消息稱,2018年上半年開始,該公司就開始尋找智能硬件收購標的,希望找到產品能力成熟但同時遇到困境的團隊。據悉,陳林手下還有一個教育硬件部門,負責人是陽陸育。

如果從堅果手機上升到位元組跳動,消費電子觀察家梁振鵬坦言,智能手機是智能家居的入口,神經中樞級別的產品,有智能手機這條產品線,更有利於位元組跳動開展物聯網這樣更大產業的布局,這個目標是着眼于更長久的未來,而不是一時的銷量。

「當然,可能性也不是完全沒有,」丁少將補充道,5G是機會,還要看位元組跳動是否能率先找到5G的「殺手級」應用,並且給出支持,實現軟硬結合。資深通信專家劉啟誠則建議,位元組跳動或許可以嘗試通過別的方式賺錢,迅速出貨,而不是單純賣硬件。

今日关键词:吴卓林新造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