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在全球央行外汇储备资产中的佔比提升-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
点击关闭

國際國際化-人民币在全球央行外汇储备资产中的佔比提升-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

  • 时间:

李现发文怼私生饭

目前,貿易領域的人民幣跨境使用政策完全放開,政策牽引力讓位於市場自身的發展,市場則根據人民幣匯率變化及資本流動的情況進行調整。跨境貿易仍然是持續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發展的實質性基礎。

三、人幣奠定國際計價貨幣職能基礎

人民幣國際化走過十年的發展歷程,在政策驅動和市場牽引的共同作用下,人民幣國際結算和儲備貨幣等職能取得一定進展。展望未來十年,因應經濟全球化面臨逆轉的巨大壓力和貿易保護主義的回潮,國際經濟金融形勢將呈現前所未有之變局,中國啟動加入WTO以來的第二輪高水準對外金融開放進程,涉及銀行、證券、基金、保險、評級、協力廠商支付以及金融市場等多個方面,資本市場的基建設施和配套政策持續優化,境內金融市場與境外市場之間互聯互通將有更大的進展,內外部利率的聯動性和匯率的波動性也將繼續增強,內外部環境的劇烈調整將直接影響人民幣國際化的發展路徑。

從機遇層面看,從根本上改變長期以來持續存在的國際貿易失衡、解決困擾發達經濟體的巨額貿易逆差問題,必須調整美元在國際貨幣體系的主導地位,理論上為保持人民幣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穩定地位提供了可能空間,人民幣國際化可以為以美元為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提供來自新興市場的多樣性選擇,在推動建立更加完善、穩健和公平的國際貨幣體系中提供中國方案。事實上,發達經濟體的貿易逆差是美元國際儲備貨幣地位的必然產物,美國長期通過貿易逆差向全球輸出美元,一部分通過服務順差的形式迴流美國,更大的部分則通過資本項目迴流美國金融市場,完成資本流動的全球循環。

目前,中國加快推進新一輪金融開放,形成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高水準對外開放新格局,將進一步提升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的地位。

圖:人民幣在全球央行外匯儲備資產中的佔比提升,反映對持有人民幣資產的興趣持續增加

二、人幣國際儲備貨幣地位提升

2017年3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佈了官方外匯儲備貨幣構成(COFER)報告,首次單獨列出人民幣外匯儲備的持有情況。截至當年三季度,人民幣外匯儲備規模為1079.4億美元,佔整體已分配外匯儲備的1.12%。截至2018年四季度,在各經濟體央行持有外匯儲備中,人民幣資產為2027.9億美元,佔全球官方外匯儲備資產的1.89%,高於三季度的1.80%,創下IMF自2016年10月報告人民幣儲備資產以來的最高水準。人民幣在全球央行外匯儲備資產中的佔比提升,反映對持有人民幣資產的興趣持續增加,有利於促進各國外匯儲備資產多元化。

一、跨境貿易結算推動人幣國際化

在外部風險上升的同時,中國經濟發展中的金融風險表現更加顯著,總債務佔GDP比重連續保持着277%到284%的高位,降低宏觀槓桿率的任務非常艱巨,影子銀行、房地產金融、互聯網金融等風險不斷,迫切需要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有效控制宏觀槓桿率,提高金融結構適應性,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全面加強硬性約束制度建設,有效防控系統性風險。中國內外部金融風險的控制能力關係到人民幣國際化是否具有穩固的發展空間。如果全球金融市場出現系統性震盪,人民幣匯率穩定面臨壓力,人民幣國際化的步伐亦將有所調整。

SWIFT(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報告顯示,2018年12月份人民幣為全球第五大支付貨幣,於國際支付市場佔比為2.07%,高於去年同期的1.60%,僅次於美元,歐元,英鎊及日圓。2019年4月,香港人民幣RTGS(實時全額支付系統)清算額為20.9萬億元(人民幣,下同)。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國際金融市場普遍認識到現行美元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制度性缺陷,迫切需要新的公共產品和解決方案。人民幣開啟了政策驅動與市場牽引的國際化進程,在離岸市場逐步放鬆對人民幣業務的政策約束,離岸人民幣市場產生內生性的業務需求,市場牽引的力量越來越重要,人民幣履行國際儲備貨幣職能的範疇日漸擴大,國際化程度穩步提升。

貨物貿易項下的人民幣跨境使用是人民幣國際化早期的重要推手,2014年11月,人民幣在國際支付貨幣中的排名一度達2.45%,2016年,全球人民幣支付價值總額下降29.5%,佔比從2015年12月的2.31%降至2016年12月底的1.67%,同期全球所有貨幣支付額增加了0.67%。

四、人幣國際化發展面臨的新挑戰

隨着國際多邊原油貿易中越來越多的國家選擇使用人民幣結算,人民幣的需求和使用規模將大幅增加,同時會大幅推動央行間貨幣互換使用量的提升,促進人民幣在海外政府間和民間機構多層次的使用。

隨着離岸人民幣市場的發展,香港、新加坡、俄羅斯等地區和國家率先配置人民幣儲備資產,2016年人民幣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特別提款權(SDR),境外央行持有人民幣外匯儲備的意願逐漸增強,2017年,歐洲央行宣布增加等值5億歐元的人民幣外匯儲備,2018年初,德國央行計劃將人民幣納入其外匯儲備。目前,全球有超過60家中央銀行和貨幣管理當局把人民幣納入外匯儲備,推動了人民幣國際儲備貨幣地位的提升。

從挑戰層面看,中美貿易戰是「美國優先」的貿易保護主義的集中體現,具有深刻的經濟和社會根源,將在一個相當長的時間段內持續發酵。全球貿易保護主義以改善貿易赤字之名,行抑制中國科技崛起之實,牽涉高科技產業發展、對外開放,以至長遠中美戰略關係等複雜問題,使得中美貿易摩擦表現出難以想像的多重性和嚴峻性,客觀上不利於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

提升人民幣國際貨幣計價職能是人民幣國際化長遠發展的重要內涵。近年來,人民幣介入大宗商品交易,抓住時機提出擴大在對國際石油等大宗商品交易定價的影響力,以「石油人民幣」助推人民幣國際化實現跨越式發展,探討將能源等相關產業和金融行業有機融合,應對國際大宗商品市場價格大幅度波動的挑戰。2018年3月,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INE)正式掛牌交易原油期貨,以人民幣計價,實行淨價交易、保稅交割。目前,上海原油期貨交易量佔全球原油交易量的6%左右,僅次於美國紐約WTI和Brent原油期貨,躋身世界前三。

縱觀國際貨幣發展史,一個貨幣成功實現國際化離不開強大的經濟規模、巨量的國際貿易往來及穩健有活力的金融市場。經過十年的發展,人民幣國際化取得了一些進展,但其國際化程度仍然滯後於中國經濟及貿易投資所決定的水準,具有巨大的提升空間。在國際金融格局呈現劇烈變化及中國進一步擴大金融開放的總體背景下,人民幣國際化面臨前所未有的新機遇和新挑戰。

為此,需要在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重大理論命題和實踐課題中進行理論創新和實踐探索,建立一個基於全面開放宏觀經濟學、金融學視角的人民幣國際化理論框架,構建新的人民幣國際化生態系統。

2017年7月,債券通順利通車,把境內債券市場與香港市場打通,為境外機構增持人民幣債券提供更加便捷的通道,鼓勵境外投資者連續增持人民幣債券。截至2019年3月,境外機構在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託管餘額達1.76萬億元,同比增加35.2%。債券通已彙集了845家國際投資者,服務範圍則擴展到全球27個國家和地區。

今日关键词:脸书员工总部跳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