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快3用什么软件预测-安丘新闻网
点击关闭

央行投资者-6月海外投资者净买入991亿美元美国长期证券投资组合-安丘新闻网

  • 时间:

杨洪武因心梗逝世

數據顯示,截至6月底,全球負利率國債的規模一度超過14萬億美元。其中,6月份德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從-0.203%跌向-0.361%,一度創下歷史低點-0.4%,日本10年期國債收益率則從-0.082%跌至-0.142%,拖累這些國家其他期限國債收益率紛紛跌入負值。這意味着海外央行與投資者若持有這類國債到期,不但收不到利息還得倒貼部分本金,由此反而提升了美債在西方發達國家國債避險資產類別里的收益優勢。

記者注意到,除了愛爾蘭,6月前12大美債持有國均增持美國國債。比如英國與沙特在6月份環比增加192億美元與6億美元美國國債,分別達到3423億美元與1796億美元。

記者注意到,這在TIC最新數據展現得淋漓盡致——儘管多國央行6月環比增持美債,但當月海外資本依然從美國國債撤離了77億美元。

7月16日,美國財政部公布最新的國際資本流動報告(TIC)顯示,截至6月底,中國持有1.11萬億美元美國國債,較5月份環比增加23億美元,扭轉此前連續4個月減持的態勢。值得注意的是,當月日本持有美國國債規模環比大增219億美元,達到1.12萬億美元,超過中國成為最大美債持有國。

「尤其是本國國債收益率為負的日本等國家投資者,增持美債的力度最大。」這位對沖基金經理表示。這反映日本當地投資者正大舉撤離負收益率國債,轉而投向美債等正收益率國債尋求「回報」。所幸的是,隨着7月以來10年期美債收益率從2%跌至1.5%,6月加倉美債的日本等國家投資者與央行獲得相當可觀的債券價格上漲收益。

加倉長期證券投資組合隨着全球貿易局勢趨緊,海外央行與投資者對美元資產的配置重點也悄然發生轉變。

「不過,海外央行買入長期證券投資組合的策略,與他們截然不同。」上述負責管理海外多國央行部分外匯儲備投資業務的華爾街大型基金交易員向記者表示,海外央行此舉的目的是通過加倉跨周期的、期限更長的資產組合,規避短期美國經濟衰退風險加大所帶來的市場劇烈波動風險。

一位負責管理海外多國央行部分外匯儲備投資業務的華爾街大型基金交易員向記者透露,這未必意味着海外央行又在削減美債持倉規模。事實上,當前海外多國央行外匯管理自營部門與委託投資機構(即全球大型資管機構)圍繞美國國債的交易策略截然不同——相比後者鑒於收益率持續下滑正打算加倉美債,前者則基於減少美元資產波動性的考量,反而加倉美債。

多位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透露,6月中國加倉美國國債的實際規模,可能超過百億美元規模。究其原因,一直被視為「中國持有美債海外賬戶」的比利時持有美國國債規模在6月份環比增加131億美元,達到2036億美元。

對沖基金Rhino Trading Partners市場策略師Michael Block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說,6月日本持有美國國債規模之所以大增,主要原因是6月日元兌美元匯率一度上漲突破108整數關口,令渡邊太太們感覺美元「貶值」令美債價格相對便宜,紛紛加倉美債,加之6月份10年期日本國債收益率從-0.082%跌至-0.142%,比同期美國國債收益率低了逾225個基點,進一步提升她們買入美債套取更高無風險利差收益的興趣。

目前他所在的基金已經將部分國家外匯儲備資金投向10年期以上的美國國債;具有高現金分紅、能跨越經濟周期的行業龍頭美股;以及符合ESG標準(綠色環保、和諧社會與可持續發展)的相關美股或企業債。

他們認為,6月以來包括中國日本在內的海外央行與投資者再度積極加倉美國國債,一個重要驅動力是當時美聯儲在7月開啟降息周期幾乎「已成定局」,加之全球經濟衰退擔憂日益增加,導致他們紛紛湧入美國國債「避險」。

此外,由於市場普遍預期美聯儲會在7月份扣動降息扳機,因此整個華爾街在6月份瀰漫著濃郁的降息套利氛圍,即眾多海外投資者與華爾街對沖基金都在押注美聯儲降息將短期內提振美股上漲,以及與美股相關的企業債(機構債)價格回升。

「目前而言,貿易局勢並沒有影響中國對美債的原有交易策略。」其中一位對沖基金經理指出。究其原因,在6月全球負利率國債規模迅速增加的情況下,依然具有正收益的美國國債反而具備相當高的吸引力,令不少國家央行與投資者一改此前持續削減美債的態度,紛紛加倉。

負利率國債激增多位華爾街對沖基金坦言,6月中國環比增持美國國債,多少出乎市場預期。

在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匯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看來,這也是鑒於提升美元資產投資收益的需要——儘管6月以來美國經濟衰退擔憂與日俱增,但不少海外投資機構依然認為短期內美國經濟不大會出現大幅滑坡,因此加倉收益更高的美股、企業債與機構債,是一項收益風險比較高的投資。

「但是,他們對美國國債的青睞是否持續,仍然存在大大的問號。」Michael Block指出,一方面美元儲備地位持續下滑,令越來越多國家跟隨削減美債持有規模,另一方面7月以來10年期美債收益率從2%一路跌至1.5%附近,也令越來越多海外投資機構與央行感到日益嚴峻的美債配置業績壓力。

TIC數據顯示,6月海外投資者凈買入991億美元美國長期證券投資組合,其中美國股票、企業債與機構債的當月凈買入額分別達到266億美元、72億美元與376億美元。

「這也是應部分國家外匯儲備管理機構最新資產配置要求所做的調倉。」他直言。這些國家外匯儲備管理機構認為,相比收益率持續走低的美國國債,上述資產同樣能產生足夠高的安全投資效應同時,創造更高的投資回報。

「但是,華爾街市場普遍擔心海外央行與投資者增持美國國債的步伐未必會持續。」Michael Block指出,近期美國財政部最新發行的10年期國債拍賣結果顯示,隨着美債收益率持續走低,海外央行與投資者對配置美債的興趣正在降溫,其中通過紐約聯儲投標的外國央行獲配比例為55.7%,低於此前發行的平均獲配比例63%。

全球經濟衰退壓力加大,再度點燃海外央行配置美債的積極性。

今日关键词:关晓彤哭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