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安证券上半年的证券经纪业务实现收入4.38亿元-临清新闻网
点击关闭

收入有限公司-华安证券上半年的证券经纪业务实现收入4.38亿元-临清新闻网

  • 时间:

韩国贩卖儿童

其中,到期未兌付債券轉入3114.32萬元,涉及的違約債券發行主體主要包括新光控股集團有限公司、陽光凱迪新能源集團有限公司、神霧環保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武漢國裕物流產業集團有限公司等。

對此,華安證券相關負責人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受益於宏觀政策以及證券市場回暖,公司經紀業務、自營業務收入及投行業務同比顯著增長,從而帶動整體業績實現較高增長。

既然投行業務代表證券公司的核心競爭力,那為何華安證券的投行業務佔比如此低,歷年業績又呈現下滑的趨勢?

對於股權質押訴訟,「股權質押糾紛進入訴訟程序,會有很高的訴訟成本和風險。訴訟周期可能會很長,券商就需要做壞賬處理;訴訟未必會成功;即使成功也未必全額支持訴訟請求;即使全額主張了,也未必能完全執行到位。」上海市華榮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陳文龍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

上半年計提1.2億巨額減值而在今年早些時候,華安證券計提了1.23億元巨額減值準備。

投行業績有明顯下滑趨勢華安證券是安徽省老牌本土券商,於2016年在上交所上市,2019年的行業分類評級繼續保持A類A級。

全年收入佔比不到百分之五,相比之下,自營做到百分之三十,投行業務無法作為券商的主營業務,所以很難做大。

而對於股權質押風險的原因,「股票質押風險既有市場原因,也有股東沒能補倉的原因。市場行情差,股價下跌至平倉線下,而股東又沒能及時補倉的,股價也沒能反彈,就導致了爆倉。」如是金融研究院宏觀策略高級研究員葛壽凈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

根據2019半年報公布的各業務線營收情況,華安證券上半年的證券經紀業務實現收入4.38億元,佔總營收的30.47%;自營業務收入4.37億元,佔比30.39%;信用交易業務收入2.87億元,佔比20%。

經紀業務、信用業務一直是華安證券的主要創收來源。根據歷年財報,華安證券2017年這兩塊業務合計實現營收約15.27億元,約佔總營收的79.65%;2018年合計實現營收約12.33億元,佔比約69.99%。

原標題:華安證券前三季凈利增長144%?投行收入下滑趨勢明顯佔比過低

業務方面,從近幾年財務數據看,經紀、信用業務一直是華安證券的主要創收來源,2017年、2018年均佔總營收的七成左右。而自營業務今年增速最快,上半年同比增長1985.44%。但投行業務收入和佔總營收比例卻有逐年下滑的趨勢。

而公司買入返售金融資產減值計提主要為股票質押業務減值計提。單項進行減值計提的金額為8819.34萬元,涉及的質押股票為剛泰控股,本金約為人民幣2.22億元。

此外,還與券商內部風控有一定關係。「股權質押爆倉肯定會拖累券商凈利潤。一些券商內部有KPI考核指標的壓力,他們也需要找一些項目,或許他們能預見一些風險,但存在賭博的心理。所以券商行業要加強內部風險防控能力。」上述滬上業內人士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

雖然今年業績提升,但華安證券上半年計提了1.23億元巨額減值準備。其中,一筆股票質押業務就減值計提了8819.34萬元,涉及本金約為2.22億元。「股權質押爆倉肯定會拖累券商凈利潤。一些券商內部有KPI考核指標的壓力,他們也需要找一些項目,或許他們能預見一些風險,但存在賭博的心理。所以券商行業要加強內部風險防控能力。」滬上某業內人士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

股權質押加槓桿,是比較普遍的融資方式。「包括上市公司在內的一些公司市值可能不高,很難發定增或者公司債。而股權質押是目前比較可行、方便操作的融資渠道,所以股權質押這個槓桿還是比較普遍的。」上述滬上業內人士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

8月28日,華安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發佈《關於計提資產減值準備的公告》(下稱「公告」)。公告顯示,華安證券2019年1-6月計提各項資產減值準備共計人民幣12328.06萬元,減少2019年1-6月凈利潤人民幣9246.05萬元,已超過公司最近一個會計年度經審計凈利潤的10%。據了解,華安證券2018年實現歸母凈利潤為5.54億元。

相比之下,華安證券的投行業務收入並不理想,甚至有收入逐年下滑的趨勢。根據財報,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華安證券投行業務分別實現收入9078.14萬元、7938.2萬元、2522.19萬元,佔總營收的4.73%、4.51%、1.76%。

不單單是華安證券,自營業務業績高增長是今年證券行業的一大特點。從證券業協會的數據看,截至2019年6月30日,131家證券公司合計實現營業收入1789.41億元,同比增長41.37%;實現凈利潤666.62億元,同比大幅增長104.86%。而從各業務線看,全行業合計實現證券投資收益(含公允價值變動)620.60億元,同比大幅增長110.02%。

這筆股權質押業務是華安證券與赫連劍茹於2017年5月簽署。在待購回期間,標的證券剛泰控股股價持續下跌,並跌破最低履約保障比例(即平倉線)140%,且低於平倉線后未及時補足質押物構成違約。

自營業務則是華安證券2019年增長最快、也最亮眼的。2018年,自營業務僅有1.92億元營收,佔比為10.88%;而2019年僅半年時間,自營業務就創造了4.37億元的收入,同比增長1985.44%,佔比也攀升至30.39%。

該筆股權質押業務糾紛已被法院審理。2018年9月6日,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書,查封、凍結赫連劍茹質押的剛泰控股股票、孳息,及其在天使之翼(北京)影視投資有限公司、北京富瑞陽國際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北京心燃靈動科技有限公司所擁有的股權以及銀行賬戶。

10月29日,華安證券(600909.SH)發佈三季報稱,公司前三季度實現營收21.82億元,同比增長78.99%;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8.73億元,同比增長144.25%。

華安證券董事長章宏韜2018年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從行業發展形勢上看,最能夠體現證券公司核心競爭力的投行業務、財富管理業務佔比會逐步上升。不管是大券商還是小券商,包括華安證券也正按照這個趨勢前進。」

「因投行業務周期較長的特點,投行業務發展需要一定的培育期。2019年前三季度投行業務收入較去年同期增長166.52%。與此同時,2019年公司科創板業務實現突破,公司保薦的科創板企業寧波長陽科技已於11月6日在上交所正式掛牌。」華安證券相關負責人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

今日关键词:韩国宰5万头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