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亚拉到中国学医、行医已有33年-阳高新闻
点击关闭

中医医生-迪亚拉到中国学医、行医已有33年-阳高新闻

  • 时间:

国足热身8球大胜

迪亞拉大夫為少數民族患者針灸治療

下去義診的時候,迪亞拉從來不收病人的費用。

迪亞拉和一足村的孩子們合影迪亞拉還參与了整個三鄉村的基礎醫療建設和鄉村醫生培訓。前不久,一足村的村民們還搬進了新房。

原標題: 【中國那些事兒】非洲中醫迪亞拉:紮根中國農村22年 培養數千名鄉村醫生

走入新時代的今天,同樣是「不遠萬里」來到中國,馬里大夫迪亞拉在這裏學中醫,識陰陽,懸壺濟世,治病救人,精湛的醫技和無私的醫德打動了患者和學生,他被稱讚為「黑求恩」。

不過,假如看過中醫專家迪亞拉·布巴卡爾(Diarra Boubacar)如何為患者針灸治療,你肯定會全然忽略了國籍與膚色的差異,眼中只有醫生和患者。

2001年,他受到當地政府的邀請,開始為一足村的村民義務診療。

1984年,迪亞拉從馬里醫學院全科專業畢業,由馬里政府選派到中國深造。到中國之初,他先在北京醫科大學普外科學習,但在他看來,到中國不學中醫,幾乎等於荒廢了學業,於是決定棄「西」從「中」。

20世紀90年代末以來,他的足跡遍及雲南紅河、怒江等地偏遠山區,從事基層衛生保健工作廣泛開展義診。20多年的時間里,迪亞拉頻繁往返于雲南昆明和紅河州,長年致力於培養鄉村醫生,至今已培養出3000多名村醫。這位洋中醫紮根于彩雲之南20多年,漸漸地,村民們都開始叫他「黑求恩」。

從9公里之外的乾淨水源建立水渠引進村子,水渠經過幾層過濾,流經家家戶戶,如今一足村每戶村民都可以在自家門口飲用到乾淨的飲用水。

如果你去醫院看中醫,推門進屋發現給你看病的卻是一個非洲「老外」,想必你會驚訝,甚至要求換一位大夫。

80多年前戰火紛飛的抗戰時期,加拿大醫生白求恩率領醫療隊義無反顧地來到中國,殫精竭慮地救死扶傷。

迪亞拉大夫在為村民義診如今,迪亞拉到中國學醫、行醫已有33年,除了在醫院坐診,他堅守鄉村行醫22年,為村民治療麻風病等疑難雜症。

在當地政府的扶持和幫助下,迪亞拉發動村民進行飲水改造。

紮根雲南畢業后,迪亞拉在醫院工作了幾年。1997年,迪亞拉到雲南做培訓時,他與一個特殊的群體鄉村醫生結緣。隨後,迪亞拉決定全心全意投身到培訓公益事業,他說這是受到父親的影響。「父親是紅十字會的,他經常告訴我,如果你知道什麼是行善,而你又不去做,那就是罪。」

迪亞拉發現,光是義診治標不治本,村民的病源來自不健康的水源和不健康的飲水方式,這是一足村的一大難題。「村子里就一個水源,一點保護都沒有,當時找不到一家沒有結核病的人。」

一足村隸屬於雲南省紅河州紅河縣三村鄉。三村鄉是雲南省最貧困的鄉村之一,也是國家級貧困鄉。

「很多年前,我第一次聽說『赤腳醫生』。」迪亞拉說。在他眼中,「這是一群上世紀五十年代初為中國的發展做出貢獻的人。但隨着中國的進一步發展,西藥和大醫院得到更多的關注,『赤腳醫生』的概念也在淡出了人們的視野」。

迪亞拉說:「中醫一定講究一個天人相應,他們的環境,他們的社會,各個方面都在往健康的方向走。」

迪亞拉發現,對於生活在偏遠地區的人們,西藥和大醫院的資源涵蓋不到,中國的貧困地區依然需要赤腳醫生,於是迪亞拉決定培養「赤腳醫生」來回饋中國。

結緣中醫迪亞拉1964年出生在非洲馬里的一個醫生家庭。爺爺曾是當地的草醫,父親則是當地一所醫院的院長。上世紀六十年代,中國援非醫療隊把中醫帶到了迪亞拉的故鄉,針灸、拔罐等「道具」讓少年迪亞拉感到新奇。「小時候,看到中國醫生用一根銀針就能治病,很神奇,」迪亞拉說,「或許,那時候心裏就埋下了中醫的種子吧。」

隨後,迪亞拉來到廣州中醫藥大學系統地學習中醫,又赴成都中醫藥大學主攻針灸方向,經過11年苦讀,迪亞拉成為首個獲得中醫博士學位的外國人。

今日关键词:成龙巴黎跨界走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