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拉夏贝尔、达芙妮还是贵人鸟、富贵鸟-博野新闻
点击关闭

品牌芙妮-无论是拉夏贝尔、达芙妮还是贵人鸟、富贵鸟-博野新闻

  • 时间:

中超球员反对降薪

分析人士認為,由於真維斯在中國的業務連年虧損,澳洲公司業務出現的危機無疑也會給其中國的市場蒙上陰影。

中國基金報 莫飛曾經火爆全球、被稱為「牛仔褲之王」的服裝品牌巨頭企業真維斯(JEANSWEST)轟然倒下。

2019年8月12日,停牌3年的富貴鳥收到了聯交所的最後通知,其股份上市地位將在8月26日正式取消。停牌前,富貴鳥報價3.88港元,總市值為51.89港元。

有分析人士指出,如果服飾鞋類等企業過度擴張,擠壓庫存過多,則意味着企業將很難賺錢。而無論是拉夏貝爾、達芙妮還是貴人鳥、富貴鳥,都曾感受到這樣費用飆升、庫存積壓的痛苦。

對此,真維斯品牌創始人阿里斯特· 諾伍德曾向澳大利亞珀斯6PR電台分析了真維斯為什麼衰落,原因就是真維斯早已與「時尚」一詞背離。

據悉,在2015年至2018年連續4年巨虧后,達芙妮今年上半年再度巨虧3.9億港幣。受業績虧損的影響,達芙妮在港股市場的股價也一路下跌。

國民品牌企業集體「入冬」,似乎也傳遞着行業景氣度仍未見好的信號。在新零售模式和電商衝擊下,這些「真維斯們」暴露出在款式和創新上明顯的短板,讓轉型變得無比艱難,也在時間的衝擊下逐漸被拋下。

此次真維斯託管人詹姆斯·斯圖爾特認為,澳洲艱難的零售環境,以及來自電商的壓力,亦是拖垮真維斯的原因。在他看來,澳大利亞的線下零售正經歷1990年以來最艱難的時期,遭受到亞馬遜等國際電商平台的持續衝擊。

業內認為,目前一大批曾經火遍全網的國民品牌的寒冬短期仍將持續,尋求戰略轉型升級、放棄重資產思維,成為扭轉困局的關鍵。整個服裝行業將迎來整體的洗牌,一些品牌會被淘汰,一些品牌會找到自己的發展道路。

曾經備受全球年輕人追捧、年營收高達50億港元的真維斯,如今在中國的業務卻呈現一片衰敗之跡:裁員6000多人、關店1300多家、業績下滑超65%以上。不少網友感慨:一個時代過去,不進步真的會淘汰。

事實上,近年來,和真維斯同樣陷入困境的還有一眾曾經知名的服飾鞋類品牌:比如被稱為「中國真皮鞋王」的港股老牌鞋企貴人鳥宣布破產退市、女鞋「寶馬」達芙妮半年虧掉4億港幣、中國版ZARA突然爆倉引發危機……

在二級市場,這家曾經是市值超400億的明星股公司,也因為業績不佳、經營狀況頻出而出現了頻頻下跌的態勢。截至目前,貴人鳥股價從2015年的最高65.47元一路下跌至最低5.02元,四年股價跌幅超90%,市值蒸發390億元。

「近年來,真維斯明顯喪失了市場方向,對核心消費群體失去了吸引力。」他認為,真維斯的衣服「賣得太雜」,有兒童服裝,甚至還有孕婦裝,完全沒有「引領時尚」。他希望真維斯能進行重組,運營下去。

同日,拉夏貝爾再度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之一致行動人上海合夏投資有限公司8月6日將其持有的600萬股A股股份辦理了補充質押。此前,上海合夏已先後3次將所持公司股票質押至中信證券(600030,股吧)。

10月31日,富貴鳥第三次拍賣結束,其包括應收預付類債權、長期股權投資等破產財產最終以2.34億成交。此前兩次拍賣,富貴鳥還經歷了尷尬的流拍。

託管方表示,真維斯將於1月28日在墨爾本召開一場債權方參加的會議。另一位託管人彼得·戈特哈德(Peter Gothard)表示,真維斯目前會持續經營,直到託管方拿出一份緊急商業評估。「託管方會研究所有方案,真維斯澳洲零售業務也許會被重組,也許會被賣掉。」

2019年11月11日晚間,貴人鳥公告披露,債券金額高達5億的「16貴人鳥PPN001」不能按期足額支付本息,已構成實質性違約。這也是貴人鳥首次出現債務違約。

8月24日,泉州中院一紙公告及民事裁定書,宣告富貴鳥股份有限公司破產。在裁定中,泉州中院駁回了富貴鳥管理人關於「批准重整計劃草案」的申請,並終止富貴鳥重整程序。

  知名服饰品牌集体“入冬”

零售巨頭敗在電商衝擊下不過,在高速擴張的背後,真維斯同樣難免走入了下坡路。接下來幾年,真維斯的發展遭遇滑鐵盧。

曾是小鎮青年「潮牌」說起真維斯品牌,不少70、80、90一代的人特別熟悉。作為曾經給最具代表性的澳大利亞服裝品牌,其發展的觸角遍及全球,在中國的發展也曾有過無比耀眼的輝煌歷史。

  2012年,真维斯在中国内地门店数量达到2500家的顶峰。2013年,真维斯的销售额达到了近50亿港元。由于在中国布局太广,很多国人误以为真维斯是中国人自己创立的品牌。

在新零售模式和電商衝擊下,這些「真維斯們」暴露出短板,讓轉型變得無比艱難,也在時間的衝擊下逐漸被拋下。

實際上,除了真維斯之外,同樣身處困境的還有曾經輝煌過的行業龍頭企業:貴人鳥(603555,股吧)債券爆雷、富貴鳥破產、達芙妮巨虧超4億港幣、拉夏貝爾(603157,股吧)實控人爆倉、美特斯?邦威高庫存積壓……

日前,據澳大利亞《每日郵報》報道,真維斯澳大利亞公司已經宣布進入自願託管程序,開始進入破產清算流程。據悉,目前澳大利亞以外的真維斯業務不受本次託管的影響。

由於中國業務持續陷入虧損,大股東開始選擇將真維斯進行出手轉讓。2018年8月27日,真維斯母公司旭日集團發佈公告稱,以8億港元將連年虧損的內地服裝零售業務即真維斯品牌出售給集團創始人、大股東楊釗和楊勛兄弟,真維斯在中國內地服裝業務已經進行剝離。

門店關閉超1400家,市值蒸發超九成,曾有着「A股體育第一股」稱號的貴人鳥,如今卻再也飛不起來。

數據顯示,達芙妮國際從2012年4月股價高位11.172港元(前復權),一路下跌至跌最低0.142港元跌去約99%。11月13日,達芙妮股價繼續低開低走,盤中跌幅達4.03%。

  3、女鞋“宝马”达芙妮巨亏关店4000家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中國基金報。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最新財報顯示,拉夏貝爾前三季度營業總收入為57.57億元,比上年同期減少7.2%;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8.25億元,比上年同期減少444.7%;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為-9.13億元,同比下滑645.2%。這也被視為拉夏貝爾史上最差的一份財報。

據悉,收購后不到半年,耀點100就把達芙妮的首輪投資給燒光了。但達芙妮非但沒有及時止損,反而還要進一步深陷這個「泥淖」里。在2011年底,達芙妮甚至關閉京東、樂淘、好樂等分銷渠道,全力扶持耀點100。但最終還是燒光了達芙妮所有的投資。2012年7月30日,耀點100直接被宣布中斷網站運營。

富貴鳥經營每況愈下,讓其債券價格一度雪崩,其中14富貴鳥債權僅僅四個交易日,票麵價值的產品從每單位103.8元急挫至8.56元,而91.75%的累計跌幅,一舉創造出中國資本市場史上最低價公司債產品紀錄。一大批公募基金,券商等機構投資者因債券暴跌而踩雷。

  不少网友表示,“学生时代的潮牌居然就这么凉了”、“果然跟不上时代就要被淘汰的,值得警醒。”

當時,國內市場對服飾品牌的觀念尚不清晰,但年輕人的「時尚」追求始終存在,真維斯和班尼路、esprit、佐丹奴、堡獅龍等一系列國際品牌抓住了這一波紅利,迎來了事業高潮期。

為了扭轉局面,達芙妮曾考慮過入局電商,在2010年,達芙妮斥資3000萬元投資B2C平台「耀點100」,正式入局電商領域。遺憾的是,由於平台選擇錯誤,達芙妮慘受電商業務拖累。

  4、中国版“ZARA”拉夏贝尔突然爆仓

因此,集團計劃剝離該部分業務,並對集團未來數年盈利表現起到正面作用,而業務所售獲得資金用於潛力更大市場投資。這就意味着,旭日集團相繼剝離了真維斯在中國和澳大利亞、新西蘭的業務。

和達芙妮一樣,在女性消費者群體中頗有好評的中國版「ZARA」拉夏貝爾今年也是流年不利。

從50億到40億、28億、16億,真維斯的業績一路下滑,隨之而來的是關店和裁員。2013年至今,真維斯開始出現了明顯的衰敗跡象:裁員6000多人、關店1300多、業績下滑65%……這是真維斯在中國市場面臨的困境。

實控人及一致行動人先後高比例質押,其中一位還出現了質押爆倉的狀況,其背後則凸顯了拉夏貝爾並不樂觀的業績表現。

在發展高速的時期,真維斯還進入了越南、俄羅斯、斐濟、委內瑞拉,以及中東市場。1996年,真維斯又踏入新西蘭。1995年,除了香港總部,真維斯在廣東惠州市設立了另一個總部,惠州是旭日集團創始人楊釗和楊勛的祖籍所在地。

據畢馬威方面宣布,本次託管並不涉及真維斯的新西蘭業務。多家真維斯中國實體店的店內人員曾向媒體表態稱,目前店內經營一切正常,但並不清楚真維斯澳洲公司發生的問題。

1、「體育第一股」貴人鳥5億債券爆雷

為了轉變經營困境,拉夏貝爾不得不收縮戰略。據半年報顯示,截至2019年6月底,拉夏貝爾境內線下經營網點較2018年底凈減少2400餘個。以此計算,今年上半年,拉夏貝爾日均關店數量超13家。

真維斯在澳洲宣告破產又一個服裝巨頭倒下了!1月15日,據澳大利亞《每日郵報》報道,真維斯澳大利亞公司已經宣布進入自願託管程序,開始進入破產清算流程。

2019年8月6日晚間,拉夏貝爾披露最新消息顯示,其實控人邢加興持股質押比例接近100%,且已構成違約,這也意味着實控人的質押已經爆倉。據悉,從2017年11月至今年6月,邢加興先後6次將所持股份質押給海通證券(600837,股吧)。

真維斯如龍捲風一般席捲全國,因物美價廉的定位和銷售策略,它在廣大二三線城市備受追捧,尤其是對於不少「小鎮青年」而言,真維斯可以算是一代年輕人的青春回憶。

東方證券研究顯示,大部分服飾企業的庫存天數都在150天以上,極少數有企業能夠把庫存天數控制在100天以內。庫存是企業的生死戰,這是效率與成本長久博弈。

曾經火爆全國的知名品牌,如今卻淪落至令人唏噓的結局,也讓網友感慨不已。在微博上,有關「真維斯破產關停1300家店」話題引來近8000萬的閱讀以及5675的討論。

《每日郵報》在2019年4月就曾預言,澳大利亞將在年底前,走向不可避免的經濟衰退。據分析,澳大利亞整體經濟的放緩、網購對於實體經濟的衝擊、消費者購買力降低等等都是這些現象背後「無形的推手」。

網友評論:跟不上時代就要被淘汰

  据统计,截止到2019年年底,全澳大利亚零售产业有9100多家门店关门。仅在去年年底,澳大利亚倒闭的店铺包括众多知名海内外品牌,零售商店包括Sears、Kmarts、Party City、Walgreens、Barney等等。Payless更是表示要关闭2500家商店,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大的零售清算。

和業績共同遭遇滑鐵盧的還有拉夏貝爾的股價。在A股上市不到2年,2017年10月其股價一度創下31.42元的歷史高點,即使到2018年上半年也還保持在20元上方,而目前其最新股價僅6.08元,一年多時間跌幅超80%。

據《每日郵報》分析,真維斯的突然倒閉,其實並不令人意外。2019年以來,澳大利亞零售業就已經進入了倒閉潮。

  报道称,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毕马威的彼得·戈特哈德和詹姆斯·斯图尔特被任命为真维斯澳大利亚公司的自愿托管人。目前毕马威正紧急寻找愿意收购或投资真维斯澳洲业务的主体。据悉,真维斯在澳大利亚有146家门店,将近1000人的雇员都面临着失业的风险。

而就在富貴鳥爆出破產退市的消息后,另一家國民品牌、有着女鞋「寶馬」稱號的達芙妮也傳出了利空消息。

2019年,旭日集團又發佈公告,宣布將Jeanswest International出售給楊釗和楊勛兄弟。旭日集團表示,集團澳大利亞及新西蘭市場過去三年中有兩年處於虧損狀態,反映若要重拾昔日光輝,集團需要對產品設計、市場定位及電商平台做深層次改造及再投資,此舉不但耗資不菲,且短期內難見立竿見影效果。

2、一代「鞋王」富貴鳥破產退市

真維斯創立於1972年,品牌誕生地就在澳大利亞,它的第一家店開在澳大利亞珀斯的巴拉克街,之後迅速在澳洲擴張。自20世紀80年代開始,由香港商人楊釗、楊勛創辦的旭日制衣廠就一直給真維斯做貼牌代工。1990年,楊釗、楊勛兩人反客為主,通過其成立的旭日集團收購了真維斯。

1993年,真維斯正式進入中國大陸市場,在上海開了第一家店,從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真維斯通過打下年輕人的市場迅速在中國各大城市商業街布局開店。

由於經營業績不佳、資金緊張,達芙妮不斷的關店求生,最近幾年關閉門店數超過4000家。如今,達芙妮能否扭轉局面、轉危為安,則仍是未知數。已經有分析認為,達芙妮可能會和百麗一樣,選擇退市。

至此,這家從1991年開始創設的明星鞋企經過28年的經營后,從輝煌走入衰敗。據最後公開的財報數據顯示,富貴鳥2017年上半年,由盈轉虧,凈利潤虧損了0.13億元。與此同時,富貴鳥的負債至少達40億元。

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曾經的休閑服飾品牌之王暈隕落至此?

讓流動性問題變得更糟糕的是,未來一個月內,貴人鳥還有超11億元的債券即將迎來兌付高峰期,而從財報上看,三季度末貴人鳥的賬面資金卻僅有1529萬元。

今日关键词:李现工作室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