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微表示不服-明溪新闻
点击关闭

关停-官微表示不服-明溪新闻

  • 时间:

诺贝尔奖创纪录

一個高票贊的評論是,「不怎麼用感嘆號,不怎麼用新潮的網絡詞彙,即便用時事熱點推書,文字也很樸實無華……不似一般營銷號。」

最近,官微還有一種新趨勢,時不時公開掐架,赤膊上陣,青筋畢露。貼大字報般把對手貶低一通,或是跟網友杠個沒完。前段時間,一家企業的抽獎微博引起網友的異議,官微表示不服,發了一條態度強硬的長微博,比如說網友「這種非黑即白的是非觀和小學肄業的閱讀理解能力小孩子都不如,您連兒童節都不配過」「我覺得你是智障」「直接扣帽子的滾粗」,最後這個火冒三丈的官微運營者說,「我個人對以上言論負責,如果我對公司品牌造成了不良影響我會辭職並且賠償公司的損失」。

如今,機器越來越像人了。AI網紅形象逼真,聲線自然,真假難辨;機械臂有「肌肉記憶」,甚至比人手還靈活;微軟小冰能寫作文、會畫畫,還有一間自己的辦公室。

當機器戳破細胞壁,日漸擬人的時候,人類為什麼反而開始裝上盔甲,深入敵後了?

賣萌不等於親民,也不等於網民緣,「裹緊自己的小被子」「給小編加個雞腿」,一次兩次行,多了實在是膩,現在的微博都快成「六一聯歡晚會」了。

官微迷惑行為大賞你一定遇到過這樣的官方微博,硬邦邦,冷冰冰,左一句「謝謝關注」,右一句「不再回應」,高高在上,沒有溫度,比機器還冷。

先說賣萌,又稱「萌八股」,不管本身是啥屬性,說話必須帶網絡熱詞,先是「藍瘦香菇」,又有「雨女無瓜」,全網低齡化,幼稚崇拜,活潑得不像正常人,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

官微的關停,並不只因為冰冷,它也漸漸成為種種迷惑行為的集中營。隨時賣萌、動輒下場掐架的官微委實不少。

官微作為一種信息渠道,需要公信力和服務性,及時通報官方信息、能為老百姓和消費者解決問題。即使做不到完全掏心窩子,能聽取民意,不用太多花活,也是個好官微。

想想說這些官僚話的官微背後,可能是個滿臉油光的「新媒體小編」,也許剛剛跟男朋友撒完嬌,也許正為搖不中車牌發愁,像我們一樣正常地經歷人生的喜怒哀樂。但一登錄賬號,一點擊發送,便搖身一變成冰冷機器,油鹽不進,百毒不侵。

楊傑 來源:中國青年報

最近,一批官微被關停——湖北省恩施州公安系統目前已關停15個微信公眾號,僅保留州公安局微信公眾號「平安恩施」對外發佈警務新聞。在浙江省長興縣,220多個鎮級、村級政務類微信公眾號停止運營,數量佔到全縣微信公眾號數量的80%;在山東省東營市東營區,首批關停的政務類微信公眾號、微博數量超過總量的70%。

這條微博雖然在結尾也是讓大家轉發買書,但收到了1.6萬轉發、3000多條評論和1.2萬點贊。它平時的戰績毫不起眼,轉發經常只有兩位數,甚至個位數。

我前幾天看到一個書店的官微頗有意思,開頭便很感性,「朋友們,夜深了,和大家說一些掏心窩子的話……我當時確實是以此為目標運營微博,但是時間長了我發現,內心的東西是無法在文字上掩飾的,坦率地講,我無法裝成這樣的人設。儘管平時的微博大部分是推薦各種圖書,除此之外,我在微博寫的文字經常會呈現出一個有一點孤傲、有一點落魄、在微博營銷圈苦苦掙扎的賣書人形象。」

官方賬號作為一級政府、一家企業、一個公益組織的發言人,幾乎必然要輸出對公眾負責的正確無誤的信息,它的措辭、它的造句、它的語氣都與賬號主體的形象息息相關。

還有一些官微格調不高,某市公安分局官微只關注蒼井空一人;某市環保局轉發抽獎微博,管王思聰叫「老公」;還有的官微「手滑」發佈過令人匪夷所思的內容。

其實我特別能理解小編的難處,一板一眼不行,活潑過頭也不行,個中尺度太難拿捏,即便是最靈活的機械人恐怕也難以處理好人類複雜的情緒。

這個號稱史詩級災難的公關文案,不知道給公司造成了多大的損失,小編倒是放飛了自我,雞腿估計是加不成了。

今日关键词:刘烨为儿子庆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