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门槛部门-五部门:省会及以下城市全面放开对高校毕业生落户限制-东亚经贸新闻

  • 时间:

阿富汗婚礼爆炸案

留學生推搡交警,只是批評教育?

當然,省會城市徹底取消高校畢業生落戶限制,宏觀層面更大的意義在於,它意味着我們離戶籍制度歸位更近了一步。要指出的是,這裏的歸位所指的是,它對人口流動的綁定功能逐漸消亡,向純粹的身份、戶口信息登記功能回歸,城市間的「圍牆」拆除。

而且由於戶籍制度和社保、養老保險等諸多福利體系深度捆綁,導致地區間的福利並不是均等化的,開放落戶涉及的不只是人口流入地為人口流出地買單的問題,在甲城市繳納了社保然後在乙城市落戶,到底參照哪個城市的社保發放標準,同樣是需要統籌的難題。

    

的確,此前多數省會城市將人才引進的範圍限定在本科生,沒有像職業院校畢業生實行零門檻落戶政策,正是因為一旦全面開放落戶,就得為這些外來群體負擔基礎性公共支出,比如教育、醫療、社保、養老等等。對那些大型省會城市來說,這不是比小的開支。以養老金為例,幾天前就有媒體報道,養老金結餘即將耗盡,馬上就得使用現收現支的模式。

五部門:省會及以下城市全面放開對高校畢業生落戶限制

(轉載請註明來源「光明網」,作者「光明網評論員」)

當然五部門此次發文針對的是高校畢業生,而非所有外來人口,但這也意味着除了北京、上海、天津和重慶四大直轄市之外,像武漢、成都、杭州等主城區人口超500萬的Ⅱ型省會打城市,全都得向高校畢業生零門檻開放。注意,是零門檻,而非「放開放寬」。

梳理可以發現,今年以來,圍繞戶籍政策的文件密集出台。2月份的《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指導意見》提到,放開放寬除個別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戶限制;4月份的《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以及日前出台的畢業生就業通知,這一方面說明,戶籍改革已經進入最後的衝刺階段,另一方面密集發文也意味着,出現了一些關鍵性的障礙和難點。

這份文件的主題是畢業生就業,不過關於落戶的條文被廣泛關注,因為它首次明確地對省會城市提出了全面放開落戶的要求。而在此之前,像4月份印發的《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全面取消落戶限制」,針對的還是「城區常住人口100萬—300萬的Ⅱ型大城市」,「300萬—500萬的Ⅰ型大城市」則是「全面放開放寬」,力度明顯更小。

這些歷史遺留問題,決定了落戶門檻全面放開,只是戶籍制度改革的第一步,隨之而來的地區間的利益調整,可能會更加麻煩。但不管怎麼說,晚改不如早改,中央密集發文應該對各城市起到倒逼的效果,地方不能像擠牙膏一樣,得主動突圍。而長遠來看,開放落戶的門檻還得進一步降低,從職業院校畢業生到普通的流動人口,都應該享受完整的自由遷徙權利。

值得一提的是,在過去硝煙四起的人才競爭中,大部分省會的高校畢業生,其實已經享受着相當低的落戶門檻,不過整體而言,這種優惠政策主要還是面向本科及以上群體。比如,成都和長沙等地政策都是本科及以上學歷,可以直接落戶;職業院校的專科畢業生,則不在受惠的範疇。這次發文要求戶籍門檻進一步降低,受益面更廣泛了。

光明網評論員:7月13日,媒體從人社部獲悉,近日人社部等5部門聯合下發《關於做好當前形勢下高校畢業生就業創業工作的通知》,部署高校畢業生就業創業工作。通知中要求,省會及以下城市全面放開對高校畢業生、職業院校畢業生、留學歸國人員的落戶限制。

今日关键词:北极冰芯现塑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