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鹏熙记忆最深的是1965年10月5日-博野新闻
点击关闭

故事服务-周鹏熙记忆最深的是1965年10月5日-博野新闻

  • 时间:

四姑娘山野生雪豹

當我開始吃的時候,認為是應該的。本來嘛,我忙了半天吃一個地瓜有什麼了不起的。可是一想到雷鋒同志吃一塊「鍋巴」還向炊事員承認錯誤呢?何況我吃的是地瓜呢?這不是犯了利己主義嗎?不是犯了個人主義嗎?從這件事我深刻地體會到:為人民服務是不能有半心半意的,必須全心全意……

在這疊家書中,周鵬熙記憶最深的是1965年10月5日,他因在伙房偷吃了半個地瓜,在日記里進行了深刻的自我反省。「一想到雷鋒同志吃一塊鍋巴還向炊事員承認錯誤呢?何況我吃的是地瓜呢?這不是犯了利己主義嗎?不是犯了個人主義嗎?……」回想起當年偷吃地瓜的事,今年73歲的周鵬熙感慨萬千,「『為人民服務』,從來都不是一句空洞的口號,張思德、雷鋒……一個個有血有肉的名字,書寫的是一個又一個感動過所有中國人的故事。在這樣的文化傳承和感召下,我們都應自覺用同樣的標準要求自己,自覺將國家和人民的利益置於最高位置。」

先是洗菜盆、磨刀,而後是燒火、洗菜。這些任務都圓滿完成了,可是在剝地瓜皮的時候卻吃了半個地瓜。

「寫信最多的日子,是我到部隊后。」周鵬熙告訴記者,初到陌生的環境、獨處的孤單、想家的愁緒等等,都被他化為一串串文字。但每次給父母寫信,周鵬熙總是報喜不報憂,把平安快樂傳遞給家人。

他在家書中還聊到了軍營中的生活。高中畢業的周鵬熙在連隊任團支部書記,會拉小提琴、吹口琴、吹笛子、打銅鼓,是個文藝青年。人常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除了打靶、拉歌,周鵬熙和戰友們也要進山砍柴火,解決食堂做飯燒柴問題。

1965年10月5日近日,南京市民周鵬熙向紫金山記者展示了1965年他在原廣州軍區當兵時寫給家人的「書信」,雖然紙張已經泛黃,但是上面關於雷鋒同志、為人民服務等字樣依舊清晰。信中,周鵬熙不僅表達了自己對家人的牽挂,還講述了自己在部隊的生活。但奇怪的是,這些信很多隻有日期卻沒有署名。

雖然54年過去了,書信背後的故事猶如空谷幽蘭,一直散發著沁人的馨香。這些未寄出的家書,周鵬熙一直保存至今,還常常拿出來和子女分享當年的往事。多年的艱苦歲月讓他在部隊里成長,「在部隊里將艱苦奮鬥的作風和優良的傳統運用在實際當中,轉業到地方上以後,也是相當受用。」周鵬熙告訴記者,部隊就像大學堂,所學所得讓他終生受益。

□紫金山/金陵晚報記者谷文俊

編者按70年,流淌着無數人的青春與故事;見證着國家與時代的變遷。即日起,紫金山新聞「金陵拍客」推出特別策劃——「一封家書·時光的告白」,向各位讀者徵集珍藏的家書,請您將家書(附上文字寫上信件背後的故事)發到「金陵拍客」專屬QQ號:1810949255,一起「聆聽」時光的告白。

「當年我是工程兵,經常鑽山溝住密林、上山砍柴,自建營房,條件非常艱苦。通信地址也沒有,無法與家人及時書信來往,要由團部不定期轉發和收取。」周鵬熙告訴紫金山記者,因為部隊經常調動,所以自己就堅持寫日記向家人報告自己的近況。

小小信紙,滿滿愛意,沉沉思念。

時光倒回到1965年,19歲在外當兵的周鵬熙,把對家人的思念寫進信紙,卻不知道該寄往哪裡。就這樣,一天一封,他堅持寫着,寫了滿滿一本未寄出的家書。■附書信節選

信手打開一封微微泛黃的舊信,青春的記憶躍然紙上。1965年,19歲的周鵬熙高中畢業,考上了上海同濟大學,但他響應國家號召,參軍入伍了。

今日关键词:小唐尼回归钢铁侠